潘向阳:一壶香茗煮青春


时间: 2019-05-14

 

咸宁日报全媒体记者 焦姣

1.jpg

潘向阳是一名茶商,今年46岁的他制作茶叶已有30年。

他曾在全国茶叶加工职业技能竞赛暨“遵义绿杯”全国手工绿茶制作技能大赛中荣获个人特等奖,他创办了赤壁市蕊豪茶叶种植专业合作社,他致力于提高茶叶出品的数量和品质,他的茶深受岳阳、江苏、北京等地居民的喜爱。

制茶制到凌晨三点

4月26日凌晨两点,浓郁的夜色笼罩着大地,赤壁市车埠镇斗门村路边的一户平房灯火通明,屋内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。

高大的机器旁,潘向阳和妻子正在忙着制茶。“白天茶农刚送了500多斤新鲜的青叶过来,我们得赶紧将其制作成茶叶,因为嫩叶越新鲜,做出来的茶叶品质越好,多放一天都会影响它的品质。”

“4月以来都是这样,工作到凌晨两三点是常态。”潘向阳介绍,最近早晚气温较低,晾青时间较长,从茶农手中拿到青叶后,一般要等到晚上9点才开始制作茶叶。

“一般最晚我也要工作到凌晨三点,一天保证4到5个小时的睡眠。”潘向阳笑着表示。

制作茶叶一般需经过六个步骤,首先是青叶采摘,其次需经历摊青、杀青、理条、压扁、提香五步,最后才是我们平时看到的茶叶成品。潘向阳介绍,清明前后青叶品质较好,一般一晚上要制作70多斤茶叶,多的时候要制作100多斤。

今年46岁的潘向阳,出生于赤壁车埠镇斗门村,他家附近都是茶地,队里有很多茶园,所以他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一名茶叶制作者。16岁开始他学习制茶,制茶工作占据了他大部分的时间。

14年跑遍10多座城

1989年,潘向阳开始做生意,从茶农手中收购青叶卖给周边的茶叶加工户,一斤赚取5毛钱的利润。随着跑茶叶加工厂的次数增多,他与加工厂的制茶师傅也渐渐熟识起来。

“可能看我比较能吃苦,师傅都比较喜欢我。”潘向阳笑着表示,从给制茶师傅打下手开始,就这样正式走上了制作茶叶的道路。

随着技术的不断提高,他的制茶技术也受到了大家的认可,开始为附近的茶叶加工户打工,专门制作茶叶。“当时打工每天是两块五毛钱的工资。”潘向阳介绍,1995年,他买了第一口属于自己的炒茶锅,决心自己加工生产茶叶。

之后的几年,随着赤壁市茶叶整体行情陷入低谷,那时,潘向阳的茶叶15元一斤放在茶叶店里代卖都不一定卖得出去。偶然间,潘向阳结识了一位浙江茶叶商人,对方表示他们的茶叶可以卖到100多元一斤,潘向阳心中产生了去浙江看看的想法,他想知道到底为什么浙江的茶叶能卖出这么高的价格。1998年,潘向阳踏上了前往浙江学习制茶的道路。

“第一次去浙江的时候,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长途汽车。”提起往事,潘向阳笑着说,当时去浙江,还带了一袋自己的茶叶过去,但那边的人都看不上,还是托朋友的关系才卖出去。

浙江作为我国最大的产茶省份之一,繁荣的茶产业以及精湛的制茶工艺让潘向阳为之深深震惊,他决心留下来潜心学习制茶工艺。

1998年至2001年,他在浙江杭州梅家坞学习西湖龙井的炒制;2001年至2003年,他在浙江新昌学习大佛龙井炒制;2005年至2010年,他在浙江新昌、嵊州、杭州等地茶区学习制茶;2010年至2012年,他在安徽岳西县、六安、宣城等茶区参观学习……

“一开始去浙江的时候,也不认识什么人,就以给一些小的茶叶作坊免费打工的方式来学习他们的技术,只要包吃住,没有工资我都干。后面渐渐接触认识到了一些大老板,才慢慢的正式开始学习。”潘向阳表示,14年来他先后在10多个城市里学习制茶技术,收获满满。

30年酝酿一杯好茶

随着对茶叶认识的不断深入,制茶技术的不断提升,潘向阳也渐渐发现了手工制茶的一些问题。

“手工茶受的限制比较多,首先,人工制作方式决定了产量不高,其次,制茶人的心情、体力等多方面因素都会影响到茶叶的品质与产量。”潘向阳介绍,机械代替手工是一种必然的趋势,也是对手工制茶的一种更好的传承。

2003年,潘向阳决定将工作重心转移到机械制茶上。

“一开始,我就是请镇上搞汽修的电焊工人帮忙做了一台机械,但因为刚开始,没有任何基础,也什么都不懂,就没有成功。”潘向阳并没有放弃,反而坚定了他学习的决心。

2004年至今,潘向阳先后在浙江天台学习大佛龙井半自动机械炒制和茶机维修,在浙江新昌恒峰茶机厂学习智能扁茶机炒茶和维修,在浙江学习智能理条机使用和维修。